中国医学领域的安全与深度培育要建立多层次、多元化的医疗保障体系

10月31日,中国平安与清华大学全球联合发展研究所共同成立了“全球医学与健康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心)。

据了解,“中心”将依靠清华大学丰富的科研专家、教授等学术资源,以及中国的安全技术、经验和数据开展医学领域的前沿研究。

平安中国执行副总裁兼首席保险执行官李元祥告诉记者:“我们对该中心的期望非常高。

现阶段,已确定了两个项目。目前,中国约有30万个私人诊所。中国也在推广分级诊断和治疗。分级诊疗应包括供应商系统中的私人诊所,以完善分级诊疗系统,这些私人诊所也应包括在报销支付系统中。

然而,这三十多万间私人诊所涵盖全科、中医、牙科、妇孺等。他们的专业水平和服务水平各不相同,所以建立一套标准来进行认证是绝对必要的。

该认证标准应达到国际水平,符合中国国情。

通过这套标准的出台,这些诊所被迫提高服务质量和专业水平。

事实上,清华大学在公共卫生方面是非常领先的,所以我们让这10,000个诊所与清华大学一起研究和制定这样一套标准。这是第一个想法。

二是中国目前的城市化水平越来越高,人口密度也越来越高,导致目前对一些流行病、传染病等疾病的防治忽视。

我们相信,可以通过大数据开发一些疾病预测模型,帮助每个城市预测未来某一疾病的可能性,并准确预测其下周在每个地区的发病率和动态。

清华大学临床医学院院长、长庚医院院长董家鸿表示:“作为一所大学医院,清华长庚医院的核心任务是建立现代医疗保健服务体系。

自三年前成立以来,我们提供的“三联疗法”概念也已得到业界的认可。

所谓“三精医疗”,是指精准医疗、精益医疗和真诚医疗。

精密医学是将现代医学技术与我们传统的精髓相结合,为患者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使患者的利益最大化。

精益医疗就是让病人花最少的钱达到最好的效果,是从成本效益方面来考虑。精益医疗是让病人花费最少的钱达到最好的效果,从成本效益的角度来考虑。

真诚的医疗是为病人提供宾至如归的感觉,并给予他们最深切的人文关怀。

董家鸿强调,作为清华大学的一所医院,最重要的是将清华大学在工程和科学方面的先进技术应用于医学,从而提高医疗服务的能力和质量。

“在过去三年里,我们在智能医疗、器官打印和外科导航方面的研究成果已经取得初步成果。

例如,我们进行了国际上第一次脊柱3D打印,并成功修复了脊柱病变切除后的缺损,这是我们联合医务工作者的重要成果。

此外,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们的肝胆外科技术达到了国内乃至世界一流水平。特别是,我们进行了世界上第一次体外肝切除术,这是非常复杂的。因此,我们进行了全球直播,有147万在线观众和外国医生观看并创造了世界纪录。

”他说。

在谈到目前互联网医疗平台面临的问题时,李元祥表示:“现在有很多互联网医疗平台。事实上,他们面临的共同问题是平台上医生的专业水平和平台提供的服务时限能否满足社会需求。

但是好医生不同于许多互联网平台。

一是平台上有1000名医生是我们自己雇佣的全职医生。因为他们是全职的,我们保证他们的专业水平和服务期限。

此外,平安的优秀医生还汇聚了国内顶尖的移动互联网人才。我们的许多工程师来自著名的互联网公司,所以他们使整个平台非常高效。

此外,我们服务的用户数量非常大。目前,每天有40多万次查询,超过了几十家医院的总和。

迄今为止,它已经积累了大约1.8亿份审讯记录。

同时,在平安集团,特别是平安保险的帮助下,平安好医生(Ping An Good Doctors)建立了非常完善的离线服务生态,连接了各类医疗卫生服务机构,从而可以建立起一个在线和离线闭环的完整医疗卫生服务平台。

平安医疗卫生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高静指出,普通人只有三种医疗支付来源:医疗保险、商业保险和自我支付。

2015年,全国医疗卫生总支出为4万亿元,医疗保险占48%,自费保险占46%,商业保险仅占6%,与国外相差甚远。

他说:“20多年来,我国商业保险一直支持基本医疗保险,补充基本医疗保险,开展住院补充、门诊补充、大病保险、高职工人数、中央企业国有企业职工福利保障计划等业务。

医疗保险是报销,商业保险是理赔,两者都为老百姓提供医疗保险服务。两者的结合将使医疗保险的蛋糕更大。

如果你只靠健康保险蛋糕,你会看到一些地方的基本健康保险已经面临收支压力,有些地方甚至资金短缺。

因此,我们要做大商业保险蛋糕,补充国家医疗改革,参与建立多层次、多元化的医疗保障体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