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外资银行更快进入

两会报道“外资银行、保险公司、证券公司等机构进入我国市场,它们会发挥很积极的作用,而不是带来更大的风险。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3月6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同时,记者也注意到,从去年以来,外资银行进入中国的步伐加快,不仅不少外资银行获批筹建分行或将支行升格为分行,而且它们的业务范围也在扩大。

比如银保监会批准了约旦阿拉伯银行筹建上海分行、东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深圳前海支行升格为分行、渣打银行(中国)获得中国证券投资基金托管资格,成为首家被中国证监会授予该资格的外资银行等等。

“一方面,中国金融开放程度不断提高,为外资银行在中国开展业务提供了良好的环境。

另一方面,中国广大的市场空间、良好的发展前景对外资银行具有很强的吸引力。

”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分析指出,“外资银行加快进入中国或扩大在中国业务具有一定的必然性,未来这一趋势仍将持续。

”郭树清此前也表示,“虽然外资银行本身都发展得很好,但在中国银行业的市场份额十年来是下降的,欢迎它们更多地参与中国市场,风险我们能很好地把握。

”此外,徐承远亦向本报记者分析指出,外资银行在中国开展业务需保持合规经营,同时还要加强灵活度,提高竞争力。

外资银行加快进入中国去年以来,我国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领域的多项对外开放措施持续落地。

比如2018年10月25日,银保监会发布的国务院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显示,修改后的条例降低了外资银行准入门槛,即“外国银行可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同时设立外商独资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或者同时设立中外合资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

”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外资银行进入中国的步伐加快,已有超过7家外资银行筹建分行或将支行升格为分行。

其中,包括银保监会批准了约旦阿拉伯银行筹建上海分行、中国信托商业银行筹建深圳分行、东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深圳前海支行升格为分行,批准彰化商业银行在大陆的子行开业、国泰世华商业银行在大陆的子行开业,以及富邦华一银行有限公司重庆分行与香港集友银行有限公司深圳分行获批筹建等等。

“子行和分行各有不同功能,在一些成熟市场,像中国香港、新加坡等,都允许外资银行同时拥有子行和支行。

”星展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葛甘牛去年也曾表示,目前星展银行正在积极研究设立分行和子行的问题。

除此之外,外资银行在华的业务范围也在不断扩大。

比如2018年6月,花旗银行获批期货保证金存管银行业务资格,可以为投资者提供期货保证金存款账户服务;同年10月,渣打银行(中国)获得中国证券投资基金托管资格,成为首家被中国证监会授予该资格的外资银行。

自此,渣打中国可以为本地设立的基金和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的资管产品在境内外投资提供托管服务等等。

对此,渣打集团行政总裁温拓思表示,这是中国扩大金融市场开放和放宽金融市场准入的又一例证。

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三大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各种现有和筹备中的互联互通计划将引入更多海外投资,而被纳入全球主要指数也标志着中国作为主要金融市场在国际上的认可度和重要性正在日益提升。

“一方面,中国金融开放程度不断提高,为外资银行在中国开展业务提供了良好的环境。

我国金融对外开放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近年来开放速度有所加快,监管层亦较为支持和鼓励外资银行来华开展业务、支持经济发展。

在此背景下,外资银行在持股比例、业务范围、网点设立等方面的限制均获得了一定程度放开,为其进入中国或扩大在中国的业务奠定了基础。

”徐承远分析指出。

他亦进一步表示,另一方面,中国广大的市场空间、良好的发展前景对外资银行具有很强的吸引力。

作为市场化的金融机构,可观的投资收益仍是外资银行在华开展业务的主要动力。

中国拥有广阔的市场空间,且经济增速明显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为银行业务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同时,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一带一路”等的推进亦为外资银行提供了较好的机遇。

保持合规经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外资银行在华设立41家外资法人银行、115家外国银行分行和156家代表处,营业性经营机构总数1005家,在华外资银行资产总额同比增长7.56%,机构数量稳步增加,资产规模稳步增长。

“整体来看,我国的金融开放仍具有较大空间,而市场不断完善、经济持续发展、国家战略推进等红利仍将继续释放,外资银行加快进入中国或扩大在中国业务具有一定的必然性,未来这一趋势仍将持续。

”徐承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指出。

央行行长易纲在3月10日亦强调称,对于金融业对外开放,按照“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的要求坚定不移地落实。

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时间表是根据中国改革开放需要决定的。

中国金融市场开放对世界有利、对中国有利、对提高金融竞争性有利、对金融更好服务老百姓有利,坚定不移按照这个时间表推进。

不过,外资银行进入中国仍将要面临合规等方面的问题。

“外资银行在中国开展业务需保持合规经营。

”徐承远表示,我国商业银行监管体系借鉴了国际经验,但与国外的监管体系仍存在一定差异,外资银行一般要满足母国监管机构的监管标准,但在中国开展业务时,需严格遵守中国监管部门要求,合规经营。

他还进一步分析指出,外资银行还要加强灵活度,提高竞争力。

“中国的银行数量众多,竞争激烈,相比于本土银行,外资银行知名度不高,客户基础薄弱,且部分外资银行对中国金融市场、客户需求等方面了解不足,业务开展亦缺乏灵活度,导致其竞争力偏弱。

因此,外资银行需深入研究市场,发挥差异化竞争优势,并在合规范围内提高灵活性,积极参与市场化竞争。

”对于外资银行未来的发展方向,中国银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张亮亦曾提出了三点建议,一是用好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的红利,加强“共融型”发展;二是适应当前金融强监管的态势,坚守“稳健型”发展,坚持底线思维、问题导向,扎实推进风险防控,持续强化审慎合规经营理念,共同维护区域金融稳定;三是打造“创新型”发展,在数字化时代找准新的增长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