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彻蒂:数据不言自明

在巴尔扎克的小说《长者》中,贫穷的年轻贵族拉斯蒂·涅(Rasty Nie)陷入了两难境地:他应该努力学习成为一名律师,在努力活到50岁的时候每年挣5万法郎,还是应该引诱一个20岁就有100万法郎的富有继承人?这是拉斯蒂在19世纪遇到的问题。300年后的今天,这个难题并没有消失,甚至影响了更多的人。

在他的新书《21世纪的资本》中,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试图用一个公式对这个道德问题给出一个更合理的解释。

经过15年的收集整理,皮彻蒂将“拉斯蒂涅困境”归因于资本收益率(R)大于收入增长率(G)所导致的“世袭经济”,这一现象在中文翻译中被形象地翻译为“父权制经济”。

根据皮彻蒂的说法,正是由于德国的长期存在,今天的世界正朝着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描述的“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的方向发展。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束缚”资本——在全球范围内征收资本税。

皮彻蒂的观点引起了海洋两岸的广泛讨论。

11月15日,皮彻蒂在北京对新书中的观点进行了坦率的阐述。

无论是听到认可还是被质疑,黑发的皮彻蒂都会真诚而自信地盯着提问者。

他说:“数据自己会说话,它有自己的力量。他说:“数据可以说明一切。它有自己的力量。

皮彻蒂于1971年巴黎公社起义200周年之际出生在巴黎郊区克里希。

1989年,当他决定申请享有盛誉的巴黎师范学院(ENS)学习数学和经济学时,法国大革命在200年前刚刚结束,柏林墙刚刚倒塌。

在他的新书中,皮彻蒂特意用了一章来介绍他出生时的背景。在这个问题上“浪费”墨水的主要原因是皮彻蒂不想被武断地归入“左派”经济学家的阵营,因为他出生在一个充满激情的左派家庭。

在他看来,他是一个非左派和非右派的普通经济学家,只想从大量无序的数据中探索规律。

然而,即使皮彻蒂不想提及它,也没有人能完全否认童年经历对一个人的成长有着深远的影响。

皮彻蒂的父母参加了1968年推翻传统法国的示威游行。之后,他们一家搬到了法国南端的奥德省,在那里放羊并进行农村重建。

农村经验使皮奇蒂从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社会的不平等,并希望找出这一现象的原因。

那时,皮彻蒂可能还没有完全意识到他正走向社会经济理论的顶峰——社会收入的公平分配问题。

皮彻蒂只花了四年时间就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活,并最终获得了博士学位,这是因为他在社会财富再分配方面的杰出研究。

在撰写博士论文期间,皮彻蒂在法国著名经济学家、法国经济科学学会主席罗杰·格斯内(Roger Gersneri)手下学习。

完成博士学业后,皮彻蒂接受了麻省理工学院经济系的工作邀请,开始了为期三年的海外教学生涯。

尽管他在美国的工作经历让皮彻蒂明白了“美国梦”是什么,但欧美经济研究方法的巨大差异仍然让他决定返回巴黎。

“我清楚地意识到,我对世界经济一无所知。

我的论文都是由一些相对抽象的数学定理组成的…回到法国后,我开始收集这些丢失的数据。

“在21世纪的《资本论》中,皮彻蒂解释了他离开美国的原因。

1995年,皮彻蒂回到了他的家乡法国。此后,他花了15年时间创建了一个关于收入不平等演变的大型历史数据库。通过这个数据库,他找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均等梦想资本收益率与增长收益率之间的巨大差距是社会两极分化的主要原因。这不是皮彻蒂的“专利”研究成果。早在19世纪马克思的《资本论》和20世纪西蒙·库兹涅茨的库兹涅茨理论中就发现了这一点。

皮奇蒂的成就引起极大关注的原因是,数据库中各种各样的数据符号清晰地勾勒出一条轨迹,与《资本论》中曾经描述的“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相一致。

至于库兹涅茨(Kuznets)认为在资本主义发展的高级阶段收入不平等会自动减少的观点,Picchetti也用他从21世纪20多个发达国家收集的最新数据验证了这一理论的失败。

“我不想判断前人的研究结果是对是错。我只是向每个人描述数据库中呈现的抽象理论。

”皮彻蒂说。

在书中,皮彻蒂多次强调他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他不同意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论断,即由于资本收益率的下降,“资产阶级最终会自掘坟墓”。

他担心的是巨大的收入差距带来的不平等危机。

作为法国年轻经济学家的中坚力量,皮彻蒂的解决方案已经反映在法国总统奥朗德的执政纲领中。作为皮卡迪的“欧洲罗斯福”,奥朗德在2013年宣布引入“富人税”。然而,“富人税”引发了一波富有移民潮,以移居俄罗斯的法国著名影星杰拉尔·德帕迪约为代表。

对此,皮彻蒂在他的《21世纪资本论》中把他的“给资本戴上枷锁”的行为扩展到了全球范围。

对皮彻蒂来说,在全球范围内征收资本税是“确保经济开放、有效调节全球经济和缩小社会分配差距的最佳途径”。

然而,皮彻蒂承认税收不是解决贫富差距的唯一途径。教育、医疗和福利体系建设是实现平等目标的重要“配套工程”。

至于如何实现全球资本税,Picchetti跳出了经济学家严谨的思维框架,将实现全球资本税的想法寄托在国际合作的美好愿景上:“全球资本税的想法是乌托邦,但为了避免不平等的无休止螺旋上升,控制全球资本令人担忧的集中,这一理想工具将成为基准”。

“就权利而言,每个人都是天生的,永远自由平等。没有公共福利就无法建立社会差异。

“这是《法国人权宣言》的第一条。皮彻蒂在21世纪他的一公斤重的著作《资本论》的导言中写道。他希望这些冰冷的数据最终会唤起一个所有人平等的乌托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