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方伟被控窃取商业秘密,他看到了海外维权的启示。

离职后,高级管理层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挖走了原公司,接管了原公司的海外业务。这样戏剧性的一幕让清华同方同方微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方微视”)有了接触。

童方巍起诉高级管理人员孙茂明侵犯商业秘密。最近,此案由北京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孙茂明赔偿了童方巍石500万元的经济损失和诉讼费用。

此前,同方微视还在马来西亚提起专利侵权诉讼,并获得一审胜诉。

近年来,尽管许多中国企业在海外业务上做出了巨大努力,但海外市场的专利纠纷也在增加。

佟方伟世起诉孙茂明。与国外早期中国企业专利案例的不同之处在于,通防微视是被侵权方。

随着国内互联网和科技企业的崛起,我相信更多的中国企业将需要保护他们在海外的权利。

从这个角度来看,佟方尉氏案颇具代表性。

从员工到竞争对手,据同方尉氏官方网站称,该公司成立于1997年,起源于清华大学。

公司主要生产和提供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安全检测产品(包括各种集装箱/车辆检测系统)和服务。客户主要是民航、海关、铁路、公路等部门,业务遍及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

京市高院的判决书显示,1998年10月,孙某明入职同方威视,在公司国际业务本部工作。根据北京市高级法院的判决,孙茂明于1998年10月加入同方尉氏,在公司的国际业务部工作。

2003年,孙翔开始负责通防微视在马来西亚的营销。

2011年1月,孙茂明被任命为西亚区域中心总经理。

仅仅两个月后,她提交了辞呈。

2011年5月,孙茂明注册成立北京和君信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君信达”)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

童方巍表示,该公司此前已发展马来西亚公司PAT作为其在马来西亚的独家代理。案卷还显示,PAT已经销售了多套安检产品。

当时,负责马来西亚业务的孙茂明参与了上述交易。

孙茂明成立和君新达仅三个月后,和君新达迅速与PAT达成合作,并通过PAT与马来西亚皇家海关签订了两套安检产品的销售合同,总价为660万美元。

然而,也参与购买的同一方尉氏没有成功签署销售合同。

2013年,童方伟世向吉隆坡高等法院提起公诉。帕特和他的三名股东是被告。他们请求法院裁定被告侵犯了童方伟世的专利并胜诉。

当PAT被授予在马来西亚皇家海关购买4套安全检查设备的另一份合同时,他积极联系了Jun和Cinda。因为童方巍相信能在马来西亚赢得专利侵权诉讼,所以禁止PAT、Jun和信达使用、制造和销售侵权系统和设备。PAT与Jun和Cinda的合作尚未完成。

根据另一份文件,孙翔在加入公司时签署了一份保守商业秘密的协议。

此前,同方微视与PAT之间的销售合同明确标有“保密”字样,并附有保密义务的特别规定。

佟方伟世还表示,太阳在成立公司后“挖走”了佟方伟世的许多关键员工。

2014年,同方尉氏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孙小明、军、信达。君、欣达、孙小明共同赔偿同方尉氏经济损失440万元。和君新达公司和孙茂明共同赔偿同方尉氏公司诉讼合理费用60万元。

双方上诉后,2017年7月21日,北京市高级法院维持原判。

早在2015年,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商务部等部门就联合发布了《深入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2014-2020)》的行动计划,明确表示将扩大知识产权领域的国际合作,提升中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支持企业“走出去”。

但事实上,中国企业在海外捍卫自己的权利并不容易。

中国知识产权律师网首席律师许辛鸣在接受中国新闻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处理专利诉讼通常需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对企业的决策者来说,展示他们的知识产权同样重要和困难。

他建议,一方面,中国企业应该主动围绕专利进行一些预先规划;另一方面,政府可以通过资金和援助机制提供包括法律咨询在内的服务措施,帮助企业提前建立知识产权市场计划和风险防范机制。

去年在上海举行的“全球知识产权与创新峰会”上,韩非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管理合伙人王宁玲告诉媒体,中国企业应该战略性地建立知识产权组合,以保护自己的产品和技术,防止竞争对手进入。

此外,我们应该看到竞争对手在做什么,并以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竞争对手在做什么。

韩非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律师朱邵斌告诉媒体,企业应该学会利用专利的商业价值。拥有专利后,企业可以排除竞争对手进入市场或向专利用户收取专利费用。

在诉讼回应方面,朱邵斌认为,如果企业胜诉,但诉讼成本相对较高,企业可以采取和解的方式降低诉讼成本。

从企业的角度来看,诉讼也是一种商业手段,真正的目的是实现自己的商业目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