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百里的终止惹恼了德国钛康在氯化二氧化钛试运行中的失败

成都报道了中国氯化法二氧化钛产业化的又一次挫折。

近日,百联(002601,深圳)在深交所披露,德国康提已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交申请,要求仲裁公司支付3189万元以上。

安百里和康提之间有什么争议?事实证明,2012年,该上市公司已投资1.05亿元从泰坦尼克健康公司进口氯化二氧化钛生产技术,用于首次公开募股投资项目。安装完成后,第一次联合试运行于去年5月进行,不幸失败。

由于未能在规定时间内生产出一吨合格的氯化二氧化钛,安百里随后向康提发出通知,单方面宣布终止合同并拒绝支付余款,这激怒了另一方。

该协议于2015年9月终止,直到4个月后才披露。很难恭维安百里的来信。

试运行失败后,安百里于1月21日发布了对仲裁问题的相互指控公告。

他们透露,2012年11月,公司已签订合同,决定聘请康提为6万吨/年氯化二氧化钛生产线提供设计、施工、运营和技术服务,合同金额为1.05亿元。

这笔交易分期进行,公司将为项目的每个进度支付一期费用,共七期。

2015年5月,双方合作推进到第六步,即生产线已经完工,第一次联合试运行开始。

预计试运行的失败将导致双方的冲突。

至于故障原因,康提指责安百里设备的安装不符合要求,员工操作不当。

百联认为,康提转让的技术存在设计缺陷,为试运行提供的技术数据不完整、不准确,操作人员缺乏成功的试运行经验。

9月21日,百联在8月份发出逾期调试通知信后,向康提发出了终止通知。

百联给出了终止合作的原因:2015年2月19日,双方以书面形式确认生产线完成。根据合同,第一吨合同产品必须在6周内生产。

截至2015年9月21日,已过去28周多,目标尚未实现,给公司造成数千万元直接经济损失和重大声誉损害。康提已经构成严重违约。

然而,这家德国公司拒绝承认任何违约行为。

他们答复说,在第一次联动试车失败后,他们正准备指导安百里进行第二次联动试车,但另一方突然单方面提议取消合同,并拒绝为随后的合同付款。

他们要求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裁定百联终止合同无效,并立即支付第六和第七份合同金额3150万元。加上逾期付款利息和律师费,合计3189万元。

白莲和康提之间的战争最终让外界了解了该项目的进展,这也给中国氯化法钛白的产业化投下了阴影。

数据表明,二氧化钛是一种白色颜料,无毒无害,广泛用于涂料、塑料、纸张、化纤等产品的生产。

2014年,中国二氧化钛产量为243.5万吨,已经跃居世界第一,但这些产品大部分是用后向硫酸法生产的。

《商业新闻》的二氧化钛分析师杨循透露,硫酸法诞生于1916年。该工艺污染严重,生产一吨二氧化钛将产生约8吨废酸。操作由5个主要工作部分和24个工作程序组成,非常复杂。该产品价格低廉,只能间歇生产。现在它已经被国家列为“限制”程序。

氯化法则于1959年工业化,工艺污染小、流程短、连续操作,生产的产品价格也高。氯化法于1959年工业化,污染小,流程短,可连续操作,产品价格高。

“大约60%的二氧化钛用于生产涂料,如汽车涂料、外墙涂料等。,只能使用氯化二氧化钛,耐气候性差的内墙涂料使用硫酸,每吨价格相差数千。

”杨循指出。

令人尴尬的是,出生于杜邦的科莫、男高音和亨斯曼都拥有氯化技术,但却将其视为高度机密,拒绝将其转移到国外。

国内研发始于20世纪60年代。到目前为止,锦州二氧化钛是唯一运行良好的。这仅限于两条带有熔盐炉的氯化生产线,每条生产线的产能为15,000吨/年。像安百里一样,2009年新建的3万吨/年生产线使用沸腾炉,运行不平稳。

值得注意的是,锦州二氧化钛是中信集团和攀钢集团的合资企业。

国家化工生产力促进中心二氧化钛分中心主任毕昇透露,锦州二氧化钛氯化二氧化钛生产技术源于合同终止四个月后的引进和吸收。

“制造商不卖,只是找一家技术咨询公司。

这种公司通常是由一些技术人员成立的,每个人都知道一点,拼凑起来,并拿出一套数据,没有实际经验,美国的博福特男装、钛康就是这样。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

安百里氯化二氧化钛项目原计划采用博芬公司提供的技术。

预计2012年杜邦公司以窃取商业秘密(氯化法二氧化钛生产技术)为由起诉博富门及其中国股东刘元轩。攀枝花钢铁集团也是被告之一。

2014年,刘元轩被定罪并判处15年徒刑。

博福特·曼斯(Beaufort Mens)技术的引进受阻,贝利改名为康提。

据数据显示,康提成立于2007年,在德国伯吉斯格拉德巴赫注册。

此前,康提曾为云南冶金集团新立钛业6万吨/年氯化二氧化钛项目提供设计、施工、运营和技术服务。然而,双方也在2012年终止了合作。

新立钛业还指责康提转让了尚未完成的不完整技术,导致该项目无法顺利投产。康提认为新立钛业不符合设计要求,使用了一些廉价的国产部件,影响了整个设备的顺利运行。

与康提分离后,新立钛工业开始改进技术。

进入2016年,该项目历时八年,累计投资超过29亿元,终于实现突破。

1月8日,新立钛业宣布公司氯化二氧化钛生产线已连续运行204小时,打破了此前151小时产量1141吨的纪录。

外部世界在比较项目时有参考价值。

“目前,国内已建成四条氯化生产线,包括金州钛白、新立钛业、漯河兴茂和安百里,全部采用沸腾炉。

其中,漯河兴茂是一家技术最好的独立研发公司,但民营企业资金有限,二氧化钛市场目前并不看好。他们的生产线时断时续。

锦州钛白的3万吨项目到去年底仍在改善,但新立钛业到去年底才开始增产,年总产量为1.8万吨。

”知情人补充道。

氯化过程极难生产。这个60,000吨/年的项目起步较晚,第一次试运行的失败是可以理解的。

事实上,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CIETAC)在该公司与康提的纠纷中肯定会遇到公正的问题。

然而,信息披露不应归咎于他们。

原来百联6万吨/年氯化二氧化钛项目是该公司4.5年前于2011年首次公开募股。

据了解,该项目原计划投资5.72亿元。截至去年6月底,已投资9.35亿元,占本期总资产的16%,净资产的38%,显示了项目的权重。

百联于2015年9月向康提发出终止通知,但当时并未披露。直到今年1月19日收到仲裁委员会的通知后,通知才被推迟。

对此,他们承认有问题。至于设备的操作,“它还没有达到标准,但只有少数产品已经给客户试用。”

迄今为止,首次发行项目的推迟并没有产生任何好处,该公司也与合作伙伴发生了摩擦。信件批次的延迟无疑让外界担心他们去年启动的再融资计划可能会搁浅。

在增发计划中,百丽联盟计划筹资102.6亿元,其中90亿元将用于收购行业领先者龙蟒钛业100%的股权。

发表评论